A凌柒_

护犊子凌吹
一..暴躁鹅已

“我的确是有娘生没娘养
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比任何人差
反之 我要叫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我比你们都强很多”

阿凌1121破壳日快乐
我喜欢的且独特的你
🌸

提前祝澄澄生日快乐鸭

“一身傲骨自前行
莲花一梦江晚吟”

【p1.2加了滤镜
p3是原图啦
紫色真的很靓
莲花坞最靓的仔(´。• ᵕ •。`) ♡】

听说喵图好用
下了一个玩儿。。。
是性转景仪
p5是美食八连里的阿凌上色
【准备画一套】
p6景仪原稿
【其实就是来水dei我】

中啾节快落!
晚上给同学画的头像感觉比阿凌好看
我炸了。。。
呜呜呜呜呜
今天也是爱阿凌的一天鸭

是改的阿凌的表情包。。
很可爱啊。。很受用。
个人很喜欢了
最后两张原图~
望喜嘻嘻

是电影版甄开心

前天拿到板子
然后补作业
今天才装好
下午极速摸鱼
摸了一个泽源

可自取嘤嘤嘤
(做梦吧不会有人要的
望喜

墨香商业街0-4

【墨香商业街的话我不打算写很长吧,就大概会是3-5小段一章,然后大概五到十章吧,今天是抽空写的,所以很水,然后很不走心,对,望喜】

0

大家好!我是钟离柒!我是一名自由记者!听说墨香商业街今天要开业啦,我准备在街上找个小客栈住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将会实时播报我在这里的所见所闻!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八分,可以看到墨香街门口零零散散的有很多人,我特地选择了凌晨的时间段来排队,没想到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呢!让我们来采访两位站在最前端的小姐吧!

我:两位小姐,打扰一下,我是钟离柒,是一名记者,想采访您一下您看可以吗?

腐女甲:没问题的哦。

我:那么请问你们是几点来到这里的呢?

腐女乙:我们本来约好了一点在门口集合,后来我在零点到的时候看见她已经在了。所以我们两个就占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我:哦是零点那。请问你们这么早来是为什么呢?因为据我所知墨香商业街是在早上十点开门的。

腐女乙:这个啊。。我们是来。。

腐女甲:我们是来抢《春山恨》的,听说书店的店长就是春山恨的作者呢!

腐女乙:我们想要去要签名,我还听说这次的春山恨是限量版的,还有插图呢!

腐女甲:我还听说这次两个主人公也有在,好像开的是。。。啊也是书店呢!

我:啊我也有所耳闻呢。谢谢!

看来大家都很期待呢!

我也很期待啦!

......

现在是九点五十八分。后面似乎已经排上了几条街啦。幸好我来得早【呼~】

好的现在已经开始入场了,冲鸭!

1

首先我来到了02号忘羡客栈

毕竟我要把箱子先安置好。

因为才刚入场,人还不是很多

我一进门就看见了传说中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他身着一身红衣?

等等一身红衣是怎么回事

等会儿再问吧。。。

柜台那儿有位白衣公子正在书写什么

我走向柜台:您好公子,要一间上房。

这时他抬起头来

是含光君啊。。等等为什么没有抹额

“这位姑娘?”是魏无羡

“不好意思。。。那个,魏公子。为什么含光君没有带抹额?”

只见他嘿嘿一笑“二哥哥,你抹额呢?”

“楼上”当真是惜字如金!嗯含光君看向的地方貌似是

魏无羡的手上?

我顺着目光看去

看到了系于魏公子手腕上的。。抹额

我明白了【手动再见】

我伸手掏了银子放在桌上

拿到了房门钥匙后

我便上楼安置行李了

等到我再下楼时

我看见魏无羡坐在含光君的腿上

含光君正在解抹额

魏无羡先抬起头来

嘻嘻一笑“慢走呀!”

我点了点头

脸上笑嘻嘻

内心mmp

谁懂我单身的痛

2

当我站在同人门口

忽然从里面飞奔出一位女子

向着武馆跑去

我见那女子是灵文

便先放弃了同人店铺

朝武馆方向去

还没到门口

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阵骂声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我又哪里惹你了?”

“你站在这里就是惹我!看你不爽!”

“不是你怎么又看我不爽了找打架是吧?“

我挤到馆内,见两个男子在馆内互相瞪着

一个还在不断的翻白眼,想必就是慕情了

另一个大概就是传说中和慕情生来不和的风信了

灵文站在一旁劝道

"你们两个还做不做生意了

别把这里房子也给打塌了。。。”

但是两人熟视无睹

还在若无旁人地吵着

“打就打啊我怕你风信不成!有种来啊!”

风信突然沉默了

“?你干嘛?不打了?”

“慕情”

“哈?”

“你是不是在怪我昨天晚上。。。唔唔放开唔”

大家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看见慕情红着耳根去捂住风信的嘴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风信我今天打不死你我不姓慕!“

说着放开了手一巴掌向风信呼去

谁知被风信半路截胡

风信凑到他耳边

轻轻地叫了一声大概是娘子之类的称呼

又道“那就跟我姓吧,叫风情,随夫姓。”

“滚!”

哎呀呀

我悄悄退出人群

果然啊

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3

离开武馆后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路过面馆的时候

我听见风师在里面很大声地喊了一声“贺玄”

我心想,又能看热闹了

【因为你们知道的

风师叫人的话一直都是明兄贺兄】

便调转方向,一jio踏入面馆

便看见贺玄坐在餐桌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面

边上还搁了十几个大碗

风师在一旁叉着腰瞪着

我想

进了人家店

总得点碗面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好时机啊

于是我决定先吃会儿瓜再说

就看着他这样瞪了大概五六分钟

师青玄拖开了贺玄身边的凳子

坐在了上面

“贺玄!”又听一声吼

贺玄在百忙之中抬起头

一边吃着面 一边看着他

那一脸无辜的我看的都。。

师青玄拉了拉他的衣袖

“贺兄。你在这样吃下去。。

我们就穷了,没办法开店了”

贺玄终于放下了碗

“。。。最后一碗”

末了还凑到师青玄耳边

“可以吗。。青玄”

我就静静地看着师青玄的脸红到耳根

啧 恋爱的酸臭味

算了 还吃啥面

狗粮已经吃饱了

4

我刚出门

迎面跑来一只狗

狗。。。

狗啊啊啊啊啊啊!

没错我也是个见狗怂155555551

我连忙又躲进了面店里

悄悄的往外看

蓝思追和金凌在它后面追着跑

金凌边跑还叫着“仙子!站住!”

蓝思追则是在金凌后面喊

“阿凌!小心摔跤!”

看得我有点内心复杂

眼看着终于追上了

但是金凌扑上去的时候也摔了一下下

个人来看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

蓝思追似乎很紧张

【废话能不紧张么】

扑上去抓着金凌的肩膀就问

“怎么样阿凌,有没有擦伤,疼不疼?”

金凌似乎也是被蓝愿的表现吓到了

愣了一下,道“没。。没有”

“那就好,我们回去吧”

“嗯。。嗯”

对反正我就是有点受打击

可能是被狗吓的也有可能是被狗粮噎的

嗯反正就是和狗脱不了干系对

我回到了客栈准备好好缓缓

“唉!回来啦!”

导致魏无羡和我打招呼我都没有听见

嗯。。。

可能是没有听见

可能是不想看见他们

想都想得到现在一转过去

忘羡肯定在那卿卿我我

没啥好说的

我直奔房间

【我今天真的太不走心了原谅我
好像很多的样子。。。
我会不会是字最多的小段子。。。
望喜】

墨香商业街开业啦!

墨香商业街开业啦!!!
本次商业街带的cp主要有:忘羡【酒家】,曦澄【艺术馆】,追凌【宠物店】,聂瑶【鞋店(鞋垫???)】,风情【武馆】,花怜【工艺店】,双玄【面馆】,谷戚【也是酒家】,冰秋【书店】,柳溟烟+灵文【同人书店】【意义不一样对吧hh】【先这样,到时候可能我心情可能会加,然后的话每章会只挑五个cp写。嗯大概会有固定的可能会是风情吧。。毕竟我比较偏心(很骄傲吗喂】

然后预告送给大家!
路人甲:哎!听说了吗?墨香商业街要开业了!
路人乙:真的啊!我期待好久啦!
开业那天我要去一睹风师的仙姿(?
路人甲:那你可别想啦!风师大人可是男儿身啊,再说了,(逐渐小声)谁不知道啊,要是你去和风师大人聊个天,那个一直吃饭的怕是要一边吃饭一边用眼神杀你一万次了。
路人乙:【一阵恶寒】那我去看风信和慕情吵架行了吧。
路人甲:这有啥好看的。还不如去看洛冰河撒娇嘤嘤嘤呢。路人乙:又不是向你撒的,我去看看江直男总行了吧?
路人甲:还江直男呢,前脚刚说自己是直男,后脚就和蓝曦臣在一起了。
路人乙:朋友,危险发言啊。
路人甲:咳咳

腐女甲:听说了吗?墨香街上会开一家同人店欸。
腐女乙:我要去买《春山恨》啊啊啊,说不定还可以要个作者签名嘞。
腐女甲:别说买,抢吧,我们蹲点吧!要是一开业就抢完了那该怎么办。。。
腐女乙:也好,买完我想去武馆看风情,听说已经在一起了!天天吵架太棒了吧(喂
腐女甲:嘿,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腐女乙:这个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过吗,”韩国太太人体色感好,日本太太分镜透视构
造好,没关系!我们中国太太会哈哈哈哈哈哈哈还会发沙雕言论“哈哈哈哈哈】
腐女甲:回家卷铺盖蹲点,明天七夕就开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腐女乙:好hh我们凌晨一点门口见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抱歉w
算是很不走心的预告了
明天七夕正式开坑啦啦啦
不确定时间嘻嘻

是一条置顶🌸


大家好哇
这里钟离柒/凌柒
是个事儿逼且护犊子
本命金凌 几乎全员吹
很好说话只要不触鳞
评论会回的!只要我看见了。。。
主吃曦澄/追凌/双玄/风情/王喻等很多很多
▽雷出胜轰出曦瑶和所有大三角
▽雷mxtx 有一..雷忘羡但不拆逆

🌸欢迎扩列~企鹅号/1552437839🌸

【风情】自找麻烦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好久没写文了手生。。。
*我在写什么东西。。。
*传统一点吧,望喜1551

●○正文○●
不记得到底是谁先开始的这个话题了。

风信喜欢慕情,很喜欢很喜欢,就像花城喜欢谢怜那样,像蓝湛喜欢魏婴那样。他表面上总是爱找慕情麻烦,爱挑慕情毛病,一言不合就能和慕情吵起来,不,都不用一言不合,光是两个人单独相处谁也不说话,都可以。他们大概天生就是冤家吧,风信这么想。

不记得自己喜欢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是从小时候开始吗,也许吧。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是一个白眼,在风信眼中,都开始变得动人。喜欢他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自己大概也不清楚吧。可能是在某个不同的时期,看见了慕情往常高傲的脸上也出现了软弱的表情,不自觉地被乱了心绪,产生了保护他的欲望吧。可是谁都明白,慕情生性好强,怎么会要人保护呢。所以,风信一直将这份同别人不一样的情愫藏匿在自己心中的某个小盒子里,谁也不会去提起它。然后埋葬这份异样,和慕情像以往一样吵吵闹闹,谁也不会知道。

那晚,究竟是谁给他灌的酒呢?好吧,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迷迷糊糊的,究竟是谁先醉了酒,谁先摊了牌,谁先答应了,谁先不忍了,大概谢怜是知道的,还觉得自己深藏了功与名罢。总之一切都不亏,被压的不是他,喜欢他的是他,也是他。醒来的第二天早上,不得不感叹一下脸皮的作用,如此便拐回了自己的心上人,虽然有的时候慕情真的很麻烦罢。

“歪!干嘛呢你,好好的聊聊天也能走神,真是的”回过神来,见某名慕姓男子在自己面前挥了挥手,顺带附赠了白眼一枚。风信难得好脾气的没有回嘴,而是笑了笑,在那人的耳边道:

“喜欢你是件很麻烦的事,但是我偏偏喜欢找麻烦“